Editorial
(Vol.7 No.11 --- January 2003)

不久之前,我們才慶祝千禧年的到來,轉眼間,二零零三年又已降臨!

到今天,各行各業都不排除要“向北看”了,我們醫聯和中華醫學會的雙邊學術會議,竟已舉行了五屆!在這一年之始,香港醫訊刊登了三位中華醫學會代表醫生的文章節錄,未嘗不是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

在這個會議中,宗淑杰秘書長首次權威性地為我們報告了在中國加入 WTO 後,醫生在中國註冊的有關規定,她還談到一些有關內地的醫療市場的情況,相信與會者都對這方面有一些了解。我的印象是,如果我們“製造”過多的醫學生,北上謀生不易呢!

內地著名的北京西苑醫院的張國璽研究員,為我們談了中國傳統養生學對老年人的保健作用。張醫生對中醫藥的科學化的態度,令與會者留下深刻印象。相對現時香港對中醫中藥的盲目吹噓,確是令人感嘆。

香港正面臨人口老化的各類問題,北京醫院的于普林教授,亦發表了原來在發展中國家之列的中國大陸,人口老齡化的問題亦漸受到重視。

在這提一下沒看我們上一期的讀者,我們十二月號的三篇醫學法律學的重要文章,特別是有關病人同意書的部份,非常之有實際意義,在病人權益(過份?) 高漲的今天,醫學法律的知識,尤為重要。

在這新的一年,我們希望香港醫訊繼續成為你資料來源的一部份,如果你有甚麼意見,請勿忘記通知我們,在這先行謝過!

郭天福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