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FEATURE Vol.6 No.12 (February 2002)

星般似的孩子

陳卓惠敏
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主席

說起來,我跟這小男孩確實是有點緣份。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時,是在屯門評估中心。初看到這長得極漂亮的小男孩,我覺得他蠻好玩,便跟他胡扯起來,記得這孩子笑起來連眼晴也在笑,雙眸像閃閃的星光。時至今日,他在我心中仍留下這印象∼星般似的孩子。我跟他說:「嗯!你為什麼到這堥荂H」他搖搖頭又擺擺手,很無奈的答:「見醫生呀。」那時心中開始懷疑,以往見過很多同類型的孩子,只要不用他們執筆寫字,他們給人的感覺總是很聰明。

數月後竟然在評估中心再遇到他,他穿著整齊的童軍服很神氣的樣子。大家不會想到他在評估中心的大堂幹什麼?他正全神灌注的為模型車噴上黑油,他細心的在四周圍鋪好報紙,十分認真的處理這件大工程。我更察覺到他於立體創作的天份及那濃厚的興趣。

實在想不到事隔一年後,在協會籌備的一個小組活動中再見到他。很難形容當時的心情。有驚喜、也有惋惜。其實之前已認識他的母親,只是不知道令這位媽媽肝腸寸斷的便是這個∼星般似的孩子。我手上早有他的大作。他老是記不清字型的部件擺放位置,經常出現「作字」的情況。已被評估為「特殊學習障礙」。他的思路敏銳、口齒伶俐。很難令人信服他的日常的表現跟學習能力有那麼大的差
異。他曾在三年級和四年級留班,後來又轉了新校,現時他已經十三歲,就讀六年級。又即將要面對升中的困擾。再次見到他,依然愛笑,但我察覺到孩子也有很多挑釁性的行為。不時會挑逗其他同輩。事實上這類小朋友自知資質聰穎,但又經常遇到文字上為他們帶來的挫敗。在成長過程中,少不免會出現情緒行為等的問題。雖然他的雙親對他非常支持,更是夫婦同心為他輔導功課。但孩子正處於青少年期,有更多的問題不斷湧現。他們所面對的衝擊已不單止是學業上的,還要擔心孩子誤交損友,踏上歧途。

到底我們的社會對這些學童的認知是否已經足夠?教育政策是否有顧及他們的特殊需要?大眾人士是否關注他們踏入青少年期間所引發的種種問題?一連串的問題正有待我們去反思、去探索。這不是一個偶一為之的個案,而是非常普遍的發生在我們的身邊的親友身上,大家總不能說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