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FEATURE Vol.6 No.12 (February 2002)

讀寫困難兒童的教育服務狀況調查

中文大學-聯合書院
通識教育課程 - 專題研究

近年,「讀寫困難」這個名詞雖漸漸得到市民認識,但大部份學童家長,甚至教育工作者均不能識別這群學童,更不了解這批學童的需要,未能給予適當的協助是普遍的現象。患有「讀寫困難」的學童是擁有正常的智力,其中部份的智力更比一般的學童為高。

「讀寫困難」一症分先天和後天兩種。先天的讀寫困難是因為腦部控制閱讀和書寫能力的系統異常發展所致;後天可由於各類腦部損傷造成。兩者的徵狀皆有不同之處。病者解讀字詞的能力出現困難,對語言覺醒較弱,也不能讀寫字詞。有的會將字體中的部件混亂地拼起,閱讀文章也因此而感到困難。

根據教育署去年的估計,現時全港大約有二萬至四萬名由六至十二歲學童有讀寫困難。專家指出只要適得其法,他們不單不是老師及家長們的負擔,更可成為社會的未來領袖。有部份的學童在智商上比同齡的孩子為高,邏輯思維優越,或在科學、音樂藝術及音樂方面等有突出的表現。但現今的教育方法,通常只以單一傳統的方法教導學生,令這群學童得不到適當的照顧,更常被誤以無心向學甚或智力遲緩,埋沒了這群學童的天賦資源。

究竟現行的教育制度對這些學童是否提供足夠及適當的協助?香港政府對這「特殊」學童採取甚麼的態度?是視而不見的放棄態度?還是積極提供協助?展開這個調查,希望反映這群沉默學童的教育服務情況,讓社會人士知曉。盼望是次研究調查的結果,能夠對讀寫困難學童、家長、教師及有關教育服務政策及執行部門提供參考,從而開展積極的途徑,以協助有需要的學童。

調查目的

本報告的目的旨在研究目前教育署對讀寫困難兒童所提供的協助是否足夠。並以專家的意見及外國其他國家的制度為指南,為這些兒童「度身訂造」一個更有效的教學以發揮其天賦潛能。

調查目標

1. 讀寫困難兒童的發現途徑及年齡
2. 讀寫困難兒童的障礙程度
3. 讀寫困難兒童的求助途徑及滿意程度
4. 讀寫困難兒童面對學校的照顧是否足夠
5. 讀寫困難兒童接受教育署服務的情況
6. 探討讀寫困難兒童最感需要增加的服務

調查結果撮要

總結及建議

「讀寫困難」兒童應及早識別,盡早介入
政府的教育署一直聲稱患有「讀寫困難」的兒童只佔少數,究其原因是定義不合適,有系統的篩選過程和方法欠缺,令大部份有需要的學童未能得到及時和有效的協助。建議教育署應從新檢討準則,參考外國標準,及早訂定一套合宜的基準,統計有關學童人數,設計有關服務,以協助這群沉默的學童。

政府應撥資源,培訓教師
從是次調查結果顯示,大部份患有「讀寫困難」的學童均是由父母發現,教師的發現率奇低,其實以專業的教育工作者,應比家長們對「讀寫困難」這個學習困難的項目更了解,但可惜教師對這方面認識很低,也可能是政府未有一套識別方法和清楚的定義標準,令教師能盡快識別這批學童作盡早介入。政府更應提供清晰的指引和訓練,令教師能掌握輔導這批學童的方法。

教育署的服務,應擴展至原校舉行
教育署對「讀寫困難」學童提供的啟導班最受歡迎,但身在未有駐校啟導班服務的同學就只可到分區的教育中心接受輔導,學童要長途跋涉在課餘時間前赴上堂,可想而知是十分辛苦的,建議教育署在原校舉辦從一年級起的啟導班,或提供訓練與教師,令教師在課堂堣]能用針對性的方法及循循善誘,使患有「讀寫困難」者得到幫助。